天地一剑也(我叫王十四)最新章节_天地一剑也正文无弹窗阅读

万物一马也,天地一剑也……当《道德经》成为武学圣典,自神奇梦境醒来的窝囊世子便注定要走上巅峰!

天地一剑也连载中

作者:我叫王十四

更新时间:2022/04/08 01:38

天地一剑也最新章节:第一章 站住!

云州城双龙相聚,地扼要冲,太平山脉横亘东西,只在此处开了条口子,历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美誉的千叶关便在城北。

当然了,这只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对于那些江湖高人来说又当别论。

远的不说,大夏末年胡帝南征,无双铁蹄踏碎无数山河,凶名可止婴儿夜啼,开头的时候却也在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云幽七圣七剑下龙首山,于千叶关结紫薇剑阵拒敌,七剑如龙,破五千铁骑,杀的是血流成河,关下拒马水被染的鲜红,连带着满山叠翠也换了颜色,至今每到秋季,仍旧红如火焰。

这是七剑破五千骑,若换作七剑破关,难度大些,怕没个三两千人也无法挡的住这七位剑圣。

时光如水,至今已近百载,昔日七位剑圣也只剩一个白雪飞,据传早已是百岁开外的高龄,大乾立朝以来,先帝圣武帝感念当年七剑圣抗敌护族之功,七位剑圣皆封真人,幸存者白雪飞更是得号“忠武”,于是云幽剑派荣宠无两,不过二十多年,隐隐已经有了和南方屹立千年不倒的天师府并驾的势头,至于释门古刹无想寺已经被其抛到了身后,若非当朝郭静妃崇佛,那千年古刹的日子,怕就更不好过了。

云州城除了流传七剑圣破敌五千骑的故事,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骠骑大将军,定北公韩胜的传说了,论众人感兴趣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韩胜和先帝一样,都是出身于草莽,有一起讨饭的情谊,据说当年二人在龙阳城初遇,虽然先帝只是个叫花子,韩胜却一眼看出他有龙气环绕,当下就拜倒在地,口称主公……

真假暂且不说,韩胜有识人之明是世人公认的,他不过是个破落户出身,豆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习武天赋也不行,虽也曾受名师指点,不过多年修习下来,撑死了也不过就是个三品上,刚刚摸到二品门槛儿的修为。

之所以能有今日成就,和他识人用人之术有着莫大的关系,鬼才徐超最初不过就是个在江湖上招摇撞骗的郎中,左将军耿立山打铁匠出身,前锋大将郭东亮是静妃郭氏家族旁支里的旁支,还是个庶子,右将军玉面狐刘志伟倒是出身好些,也不过就是县府里的书办小吏而已……

如今提起来,别说云幽两地,便是在整个大乾王朝,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名号?

北胡曾有相马高人名唤季阳的,相传闭眼也可从万马当中找到千里驹,韩胜相人之术,不遑多让也。

有此识人之术,佐以御人之道,自然可建不世之功——灭大梁时,韩胜用徐超之策,指挥座下火烧范阳太仓,掘渠筑堤,引长河之水倒灌,大梁之都尽成泽国。

南征曹宋,玉面狐刘志伟用反间计,先后除掉了曹帝手下大将曹北征与帝师徐少阳,导致曹宋无可御兵之将,无献策之才,最终一败涂地,曹帝向北痛骂韩胜三日,散发覆面,挥剑自戕,至死不闭双目。

剿灭魔教的行动最为惨烈,若非郭东亮与耿立山联手力抗教主杨胜天百招不败,又有鬼才徐超事先给杨胜天下了仙人醉,定北军怕就不仅仅是损失五千精骑外加上千武林高手那么简单了。

陆仙境界的高手根本不可以用常理度之,昔年七剑圣下龙首山不过天相之境,七人联手,共结剑阵才有陆仙之力,而杨胜天当年却已然跨过了天相之境,进入了陆仙的境界。

魔教灭,杨胜天不知所踪,却也曾三入大内皇宫,虽有无数高手坐镇,仍旧如入无人之境,只是不知为何并未伤害下达剿灭魔教命令的皇帝。

韩胜立功无数,自然是世人心目中神仙般的人物,提起他的儿子,却让世人忍不住叹上一口长气,道上一句:上天有(无)眼,虎父犬子,冥冥之中,或有定数!

定北公府就坐落在城北千叶关旁边的清凉山下,时当盛夏,却有乌云压境,怪风席卷之下,暑气全无。

眼看骤雨将至,街上行人匆匆,转瞬间退了个干净,只余店牌酒幌在风中舒展,青石板铺就的长街一直延伸开去,尽头处便是定北公府,门前两杆高达五丈的旗杆上左边挂的是御赐镶黄绣龙红旗,右边则是黑色白边下山虎旗,二虎环抱四个银钩铁画的大字——定北安疆。

此刻两面旗子迎风招展,发出烈烈的声响,和门口高达丈六的两座巨大汉白玉狮子一道,愈发衬托的身后的定北公府与众不同。

荣宠自然无两,无论是白玉狮子的规制还是御赐的绣龙镶黄旗在大乾王朝外臣当中都属仅有,但韩胜当的起这份荣耀。

抛开从龙灭国等功劳不说,他曾当着满朝文武说过:“只要韩胜在一日,北胡便别想越过千叶关半步!”

他说到做到,镇守云幽二十载,指挥上万骑以上规模的大战十七次,其中上十万骑者四次,其余小战不计其数,身受重创几欲丧命不下七次,其余小创不可计数,扒光衣服,除了胯下隐秘之处得天庇佑外,几无完肤。

这其中尤其以十五年前北胡女帝初即位时发动的那次南征最为危险。

当时女帝携初登大宝之威,集合北胡精锐十五万骑,并步军二十万,对外号称百万大军,御驾亲征,剑指新君即位不到一年的大乾朝。

那一战可以称的上是惊天地泣鬼神,只有五万兵马的云州城面对数倍于几的大敌整整坚持了四十天,不但要面对白日猛烈的攻城,还要面对北胡高手的夜袭。

韩胜甚至已经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世子韩飞都派人送往了京都建良,将将城快破时,总算等到了援兵。

女帝含恨退兵时,五万定北军已经战死四万三千,城内男丁也战死多半,云州男儿险些绝种。

这一战无可挑剔,就连朝中那些最善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言官也无法指摘。

哦,是了,倒还真有个不开眼的左都御史说韩胜不知变通,不修王道,不悯生命,以下属并黎庶之血缔造荣耀,自私自利……

话说的极端难听,结果韩胜什么也没说,只是当朝扒掉了上衣……左都御史目瞪口呆,今上大怒,当场斥责了他,他自知惹了众怒,只能灰溜溜的上书乞骸骨——那年他才刚过天命之年,不出意外的话,再干个二十年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雨点骤然而下,黄豆粒般大小,密如蝗箭,落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声势惊人,却仍旧无法掩盖长街上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七八骑身穿飞鱼皂服,头戴白色毡帽的骑士迅捷而来,为首一人手捧包裹着明黄色绸缎的木盒当先下马,门房远远瞅见不敢怠慢,自作主张的便开了中门,门童更是不等吩咐便小跑着往内宅而去,工夫不大,便见身穿大红蟒袍的定北公亲自迎了出来。

天使来的突然,定北公府上下却并不慌乱,甚至包括府外不小心撞见此幕的百姓也不多想,不过是艳羡的说上一句:这次不知又要赏赐什么了,做人做到咱老公爷这份儿上才算不白来一遭呢,然后引来几句附和,最后免不得再招来几声叹息,夹杂着几句关于世子的感慨。

要说这世子韩飞,相比较云幽二地其他出名的纨绔来说还真没啥特别大的恶行,他一不欺男霸女,二不横行霸道,三无不良嗜好,搁在普通人家,铁铁的良顺子弟。

可惜他偏偏却生在了定北公府这样的将种家庭,有着莫大的家业需要继承。

上有庶长兄韩杰武学尽得天相高手真传,下有文武全才的韩胜义子韩继东,虽然才十六岁,却已然通过了大乾朝的乡试,成为了大乾建朝以来最年轻的秀才,被今上特赐正四品云骑都尉——这自然是虚衔,却是武职,因为十六岁的孝廉不多见,十六岁武道入二品也绝对属于凤毛麟角。

二者虽表面上对韩飞亲中带敬,但若说二人对世子这个身份毫无想法,甭说外人不信,连他们两个自己都不信。

当然,自然也有人暗中推波助澜,毕竟相对于军功起家的将门来说,选择一个有能力带领全军的继承者远比选择一个名正言顺却毫无能力的人要实惠也长远的多。

不能怪下人势力,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当然也不能怪韩飞,他天生就心窍不通,不光无法习武,体质也十分的虚弱,用一阵风能吹倒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

文才倒是不俗,可惜天生的良善性格,半路上踩死只蚂蚁都得念上半天往生咒——太善良有时候就是懦弱的代名词,世人看不到他的善良,只看到了他的窝囊——这才是他最大的不足,身为杀人如麻的定北公之子,公爵法定继承者,身子弱或许可以原谅,心软却绝对无法原谅。

就比如现在,前边天使早已被妥善安置,韩飞的贴身大丫鬟红梅却冷着脸从躺椅上的他面前冲了过去,期间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韩飞闻声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大管家左慈笑眯眯的也从月亮门冒了进来,眉头顿时一皱,将手中的《春秋》放到旁边几上,顺势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红梅?”

红梅没吱声,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倒是左慈笑眯眯的接上了一句:“没啥大事,世子安心读书,老奴有话要跟红梅儿说。”

语气不疾不徐,不过他的视线却一直追随着红梅姣好的背影进了房间,配合他白面上一贯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

“站住!”

“怎么?”左慈笑容僵在脸上,诧异回头,远处已经进屋的红梅也探出了半拉身子,黛眉凑到一处,清泉般的眸子变的愈发的深邃。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