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心脏(楚西没出息)最新章节_蔚蓝心脏正文无弹窗阅读

在联合国际太空部成立那天,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孤身走到太空部基地门口。
他说他是永日文明的使者,地球文明已经走出摇篮期。
文明集团邀请地球文明参加一场盛大的拍卖会,拍品是······

蔚蓝心脏连载中

作者:楚西没出息

更新时间:2022/05/21 04:58

蔚蓝心脏最新章节:第零章 蔚蓝心脏

2022年6月2日

惠江市 东岛惠江联合医院

近几天惠江的气温连续走高,半个小时的路程衬衫就已经湿透。李肖颜捏起黏在前身的衣襟,一边抖落一边浏览一楼的指示牌。

放射科 -1层C区

来到放射区的门口,一个寸头圆脸的胖大夫拦住了他。李肖颜瞄了一眼胖大夫的胸牌:神经外科-小竹田智隆-主任。

“李肖颜吧,左边放射2室,手机放我这。”小竹田面无表情。

“你汉语不错”,李肖颜没有迟疑,笑嘻嘻地递出手机,“来惠江几年了?”

小竹田没作回应,指了一下放射2室的方向,随即用目光向李肖颜身后远处扫量。正午的医院正在午休,只有零星几个病人在饮水机旁接水。

走进放射2室,屋子中间的仪器被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花花的中年男人四仰八叉地挂在椅子上。

李肖颜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沙滩短裤的半裸男人,有一种翻出手机拍照的冲动。

怪不得收我手机。

见李肖颜进来,裸男连忙从椅子上绷起,像一根突然拉紧的弓弦。

“杀手小兄弟!”裸男一边说着,一边去拉门闸,“我听说过你老师,曾丑!曾丑嘛,大书法家。我喜欢他的字儿。”

李肖颜目光跳过裸男,仔细观察房间的各个角落。

一个裸男,一个二三十岁的青年学生,在一间被铅门封闭的空旷屋子。

这是……要什么剧情?

“别看了,没有摄像头。我都穿成这样了,还不放心啊。”

“你就是马赛?你约我来这儿要做什么?”李肖颜确定环境安全后,问。

“对对对,我是马赛,我是马赛。”裸男兴奋地点头。

“你认识我?或者说,我认识你?”

“现在不就认识了吗。你叫李肖颜,李肖颜。是惠江艺术学院书法学在读博士生,博士生。还是一个杀手,杀手。你杀过……”

“等一下!”李肖颜打断说,“你能不能别一句话说两次?”

吵死了。

“我克制克制。我这人啊,总爱多想一步,话也爱多说。”马赛咽了下口水,放缓语速,“你杀过马寅、徐昊……”

“行行行,别说了。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叫马赛,马赛。啊抱歉。”

又说两遍。李肖颜回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我叫马赛,是建州大学材料学教授,专攻高分子膜与防辐射涂层。今天请你来想拜托你杀个人。”马赛说完长舒了口气,脸憋得通红。

“你是建大的老师,我是惠艺的学生,你是怎么调查到我的?”

这并不是李肖颜第一次被人识破自己的杀手身份。第一个注意到他的是他的导师,就是马赛口中的大书法家曾丑。曾丑作为顶尖的书法家,一直主张创新性书法,他把传统字体理论和水墨画相融合,创作出了好多人们无法理解的作品。这种先锋艺术恶评如潮,曾丑一时间沦为了传统文化的罪人。李肖颜见不得别人诋毁自己的导师,于是抓了几个典型做掉了。叫马寅的那位死在自己家塌倒的砖房里,人们发现他家的墙缝之中莫名其妙生出了一些藤蔓植物。叫徐昊的那位喜欢喂养流浪狗,某天突然被一只没见过的大型犬咬死了。那条狗是只肉狗,身上不少鞭痕……

马赛没有立刻回答李肖颜的问题,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李肖颜看大门,又扭了扭花内裤。

“知道为什么约你来这儿吗?”

李肖颜摇摇头。

“外面现在都被监听了。你的手机,我的手机,大街上每个人的手机,都被监听了。”

“监听了?”

“不止监听,还有联网摄像头。凡是接入卫星、基站网络的电子设备都在监视中。别看你现在穿得人模狗样的,你其实也是个裸男。”

李肖颜一脸疑惑:“不对呀,要是单单监视我,我能理解,毕竟我不是啥好人。可听你这意思,是所有人都被监视了?包括平头老百姓?”

马赛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有大段话要说。

“都赖那个雅各(国名)的物理学家约坦,非要搞什么联合航天。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当世物理学第一人呢。也就他能有这影响力,把20多个有航天能力的国家撮合到一起,建JSD。监视这事儿就他们搞的。”

“JSD?”李肖颜打断。

“全称是Joint International Space Department,联合国际太空部。”

“那为啥不叫JISD?”

“纪念呗。J感谢约坦(Jotham)。S是地址,罗刹国把星城(Starcity)贡献作基地了。至于D嘛,戴维斯(Davis)财团捐了一大笔钱,所以……。”

“匪夷所思,发生这么大的事竟然没人知道。”李肖颜看着马赛的眼睛,坚定诚恳,咋看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这件事是机密,一直没公开。”

“那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穿大裤衩的家伙总不能是那什么JSD的人吧,不可能不可能。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先不要管,先说正事。我想请你做掉一个人。”

“谁?”

“米勒·比克斯。”

“第二代人工智能之父?”

比克斯作为新人工智能之父,是BIX智能机的创始人。他首次将负反馈理论代入到人工智能当中,令人工智能学会了误解、愤怒、鲁莽、躁郁等一系列负面情感,拟人度大幅度提升。李肖颜就是BIX智能机的用户。

李肖颜回想了一下网络上比克斯的样子:胡子拉碴,格子衫外面披西服。袖子经常挽起来一半。裤子永远褶皱。鞋子永远不干净。每次发布会演讲都夹在一群保镖中间,防止主办方把他当成流浪汉赶到门外。

“这活儿我接不了。”

“怕了?”

“不是。专业不对口。”李肖颜走到马赛身后,坐到他的椅子上,“我虽然懂刺杀学,但只懂一部分。刺杀学有两个分支,一支是明杀,一支是暗杀。”

“分得这么细?”

“是啊,我只在暗杀方面有些心得,知道如何隐蔽地得手并脱罪。就像我今天敢来赴约,我从来不怀疑我的业务水平。你叫得出马寅、徐昊这些名字,但你找不到我作案的证据。明杀那种粗暴的行为,我不行。我还不如美丽坚大街上随便一个有枪的黑哥哥。”

“嘿嘿,找对人了,我就要能脱罪这种!你想啊,这到处都是监视,我要雇别人不露馅了。你帮我出个计划,我自己干,我就信我自己。”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说了,你找不到我过往作案的证据,我没有把柄。难不成你想来硬的?那咱不妨鱼死网破,看谁……”

“别别别,我再提几个人,你听听。”’马赛一脸坏笑,“澳洲有个女画家叫妮可·帕什么……”

“妮可·帕尔默。”李肖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概是三年前,妮可和曾丑老师找到自己,邀请自己加入一个名为蔚蓝心脏的艺术组织。妮可并没有告诉李肖颜太多资料,因此,他只知道,组织的核心成员有六人,统帅者-妮可拥有绝对领导权。自己代号刺杀者,与妮可单线联系。另外四人也都是热爱艺术的人才,有各自专精的领域。他们要在一起谋划一场启蒙运动,唤醒非洲大陆上被阿尔弗雷德·戴维斯奴役的人们。

马赛在李肖颜面前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听自己说:“就是她。还有,一个东欧唱高音的,一个拍电影儿的,一个写小说的,再加上你和你师父,写字儿的。一共六个。”

“你是JSD的人,你在监视我们。”李肖颜瞪着双眼。

“第一,我不是JSD的人。第二,JSD的监视系统权限只对几个人开放,主负责人是约坦,技术顾问是比克斯。你们六个搞艺术的聚在一起想干什么,我不关心。国际上那么多艺术协会,关心得过来吗?不过我猜,你们应该不想让别人知道吧。现在比克斯是监视系统的技术顾问,干掉他所有服务器都得歇菜,那时候你们想干嘛就干嘛,不用担心暴露。比克斯挂了,监视行动就要终止,我才能做我想做的事。对你们对我,都好,这是双赢啊,”

“……”

“而且比克斯也不用再呕心沥血地工作,这是三赢。三赢。”马赛一激动,老毛病又犯了。

“你其实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对吗。”李肖颜目光如刀,“放心,我不会灭你口,你是标,比克斯是本,该治哪个我很清楚。我会上报给妮可,看看她的意思,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两个问题。”

“你想问,我不是JSD的人为什么知道这些。”

“对。还有,你究竟知道多少。”

“我虽然不是JSD的人,但我的组织与JSD有合作关系。约坦在建立JSD的同时还建立了一个国际学术联盟,为JSD提供各种技术支撑。我,比克斯,门口的小竹田医生,都是学术组织的成员。你们搞你们的艺术,我们研究我们的科学。你们有你们的抱负,我们有我们的理想。我们之间不冲突。我和比克斯在组织内部有了一些意见分歧,我没他级别高。所以就,嗯,找你了呗。”

马赛伸出手,拍了拍李肖颜的肩膀。

李肖颜抬头看着马赛。

初生的羚羊常抱有一颗无拘无束的心看待草原,似乎心脏有条不紊的跳动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直到耳边传来猎豹刮蹭矮草丛时的窸窣响声,才有了第一次心悸。

这么多年了,这种程度的压迫感,第一次。

没有隐私。没有秘密。

对方可以遍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自己却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底牌。

“你对我们,了解多少?”

接下来的十几秒里,马赛一句一顿地说了6个名词。每说出一句,李肖颜内心便被重重一击。

“统帅者。

殉道者。

审判者。

裁决者。

旁观者。

刺杀者。”

“……刺杀者,是我的代号。”李肖颜惊愕。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们这个组织的名字。”

“不用说了。”李肖颜低着头。

“蔚蓝心脏。”

李肖颜只觉力气被抽空。

……

输在监视系统。

……

米勒·比克斯的监视系统。

……

米勒·比克斯……

小竹田进来的时候看见李肖颜瘫挂在椅子上,马赛已经穿好衣服离开了。“马赛这家伙究竟是来干正事儿的吗?”小竹田心想。

“喂,你快走吧,下午我还要上班呢。”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