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之墓(星耀绝尘)最新章节_尘之墓正文无弹窗阅读

此一生,他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从此,不再回头。前世的姻缘,此生的相逢……红尘如墓,有你始终。

尘之墓连载中

作者:星耀绝尘

更新时间:2022/05/21 08:04

尘之墓最新章节:序章

序章

埙州神域,雪崖。寒气阵阵,透人骨髓。

原本应当人迹罕至的无极高峰上,此时竟然密密麻麻布满了人影,依稀可见其手中兵刃出鞘,寒芒阵阵,神色冷毅的望着大阵中心,雪崖峰被云雾笼罩的尖端。

陆上的寻常武者何曾见过这等场景,望着天空中一道道释放出强大气息的身影,这是他们终身也难以达到的境界啊,他们在双眼闪烁着憧憬的同时,也在思索,能逼得这般阵仗的,究竟是何人。

南天,北极,西尊,东渊……”有识货者,望向天上四路矗立于中心的身影,从服饰中喃喃出了他们所属的宗门,声音不大,但听闻者口中都如出一辙的倒抽一口冷气。

要知道,这四大宗门,可是这埙州神域明面上仅次于皇朝的最强存在啊!据说这四大宗门互相戒备互相提防了已有百年之久,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逼得这四大“最强”联手御敌呢?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有人咽了口唾沫,问道,却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呵,这般妖孽的名字,尔等会未听说过?”

有人嗤笑一声,嘲讽道。

“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有人脱口而出道,但随即视线下移,看到他黑色长袍胸前的徽纹,脸色不禁一变,身形急急向后挤出去,心想:“怎么遇见黄泉门的这家伙了”

“放心……”那人感觉一只手诡魅般的出现在自己肩膀上,猝然一惊,只听耳边有一妖异声音说道:

“今天看的是四大宗门围剿那所谓的雪牙,本尊没有心情去多收一条贱命。”

随即手掌脱开,那人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是回想他的话,大叫出声:“雪牙?是那个数十年未曾出现的,曾经一人屠尽皇朝三千精锐的雪牙?”

闻得此言,人群又是一番波动。

雪牙!

这个尊号,在埙州神域,便是传奇一般的存在。在他面前,所有所谓的妖孽都只能俯首,眼观鼻鼻观心!

他的声名,是在埙州州比时一瞬间鹊起的,那年年仅二十一岁的他败尽天下所有年经一代武者,一把剑,斩尽了无数狭隘的自负。面对皇朝和四大宗门伸出的橄榄枝,他却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摇了摇头……所图一切,只是那个“她”的一笑。

自那之后,无数惊天的奇遇与赫赫战绩在他身上显现,这个名字,逐渐成为可以与老牌强者齐名的存在。

而使他封神一战的,源于“她”被皇朝的“误杀”。

杀进皇城,一力击杀三千皇朝御林神卫,自古以来唯一一个将剑架在了皇城那位的脖子上的人。那一战,据说帝国最强者摘星尊神出手,调动皇朝绵延至今的关键——龙气,方才与他拼了个两败俱伤,使皇朝仍能留存于世,但尊神亦是受了重创,

看皇朝最近大肆招聘炼丹师,征收延长生命的药,想来时日已是不多了。

自那之后,雪牙却似乎突然从世界上消失了,数十年间无人知晓他到底在哪。

“雪崖峰,雪牙……原来还有这一重关系!”有人恍然大悟。

但无人知道,雪牙二字,还有雪崖峰的得名,也是与那个使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她有关。

“此处很好啊,山无棱,雪无涯,若今生有幸,愿与君在此结为白发……”

山中之人静默,记忆里,有人喃喃。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那日雪牙杀尽三千神卫后,浑身浴血宛如炼狱修罗时念出的话语,“既然此间再无人知我真名,那今后,尔等今后可以叫本尊雪牙。”

此等霸道的话语,竟至今无人敢议论。

“雪牙尊上,吾四宗派出如此阵仗,不来欢迎一下?”

静默了许久之后,东渊阵首走出一人,白须冉冉,一身玄衣道袍,皮笑肉不笑的朝山峰喊道。回应他的却只有静默。

苍山上的雪依旧在下。

“竖子放肆。”

为首之人终于失去了耐心,脸上的笑容收敛,向动用真气,放出威压,寻常武夫已是难以承受这般压力,呼吸困难,浑身战栗。

“哼。”

这一次,山中的那位终于冷哼一声,声音清幽,不近烟火。刹那间,威压土崩瓦解,所有人再一次感受到了自由呼吸的美好。

东渊那位变了脸色,心中想道:

“这厮才数十年未见,实力又是暴涨,若这次倾巢出动再杀不了他,下一次,恐怕整个埙州神域都将无人能今天眼中。”

于是神色一凛,再不多话,手中魂气涌动,刹那间在天空上汇聚成了一柄数十丈长短的巨矛,寒光熠熠,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地上人见此情形,皆是抑制不住眸中的激动热烈之情。

要知道,引动天地间魂气可是只有羽化境以上,可以被称作仙人之境之上才可以达到的啊,这是这些围观的武夫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的成就,路面上之人两股战战。

“谁敢动我山峰?”

电光火石间,一道与巨矛不曾比例的渺小剑芒从山中弹射出来,二者碰撞,几个呼吸间,便沉寂的双双隐没掉了。

为首之人脸色一沉,这把巨矛本身目的便只是为了激得山中那位与他动手,所以并未用甚么力道,但毕竟也是真仙境后期的一击,被如此轻巧的泯灭掉,只能说明那个叫雪牙的年轻人此时的修为,比他只高不低。

想到这里,他不禁深吸一口气,他百余年的修行竟然还比不上一个仅仅修行了几十年的小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幸好这次不是我一个人来的……”想到这里,他眸子中闪过一丝冷厉,对周围人道:“结大阵,轰山!”

随着他一声令下,东渊诸人手中皆是一同变化印决,一道比原先巨矛气息强了数十倍的力量拔地而起。

与此同时……

“尊皇,东渊人动了,我们……”

“我们也上,哼,那雪牙可不是等闲之辈,争取一击必杀!”

东渊那被称作尊皇的老者白须冉冉,起身真臂高呼:“结印!”

这一幕在四大宗门里同时上演,地面上诸人抵不住压力,身形伏倒在地上,近乎昏厥。

“周天道..雪楼惊梦”

随着光芒吞吐到极盛,山中清冷的声音再响。

轰然间,雪崖山顶暴雪隆隆的压下,而与雪下反方向的是一座隐约可见的通天楼阁,通体雪白,但其窗户中流淌出的似乎是鲜血一般的暗红液体。

“这便是周天道吗……这家伙是什么运气!”为首之人强压下心中的愤愤与贪婪,喊道,

“印决不停,动用真气护体!毋皆斩!”

飞雪咆哮,刹那间便将四方军队盖住,唯有他们头顶上的四座大阵依然宏伟玄奥。

“血楼,给我镇压了!”

此时一道人影正立在雪牙峰顶的高空,漫天飞雪竟是近不得他身一丝。一席白袍,身披青狐裘,面容清秀却冷漠,双手握剑,向下一插。

雪停了,艳阳高照间,原本通体纯白的雪楼已是变成暗红的血楼了。

据说,这血楼是由战魂的怨气与戾气所构成的,杀人越多,颜色便越红。此般暗红,杀人能有数千了吧。

四方大阵,在此时忽然昼亮,阵成了,与血楼狠狠的轰击在一起,这一次,二者……不,五者竟然势均力敌!

带到风平浪静时,只见一人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随后四方大阵之人皆是喷出一口血来,而看山巅那位,显然也不好受,气息略略萎靡,显然,这是一次两败俱伤。

力抗五大宗门!

“摘星!再不出手?”

为首之人硬生生咽下一口鲜血,朝虚空一处喊道。

“呵呵,原本还想看你们四大宗门与这厮厮杀一阵的…..”

苍老阴鸷的声音从虚空中一处传来,一道灰袍身影从虚空中显现,此时原本面容较为平淡的雪牙神色一凝,尽力稳住气势,双眸直视灰袍身影,如临大敌。

“我说过的,得罪了皇城,就不要存活着的心理了。”

雪牙心中一沉,他原本想若是实在打不过还可以杀上些许小辈再跑,让四大宗门肉疼一番,但如今,摘星的到来,将他的这条路堵死了。

摘星与他同属真仙巅峰,虽然与真仙后勤只差了一个小境界,但其间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皇城那位不想让你活,所以我也没办法……”

灰色人影一闪,洛星尘急忙一踏空气,后撤开来,他原先站立之处的空气炸裂开来,一只苍白色的骨抓探身过来正是他原先头所在之处。

“与四大宗门硬抗,竟然还没有灯枯油尽。”

摘星微微惊异,不过随后笑道:

“猫捉耗子才有意思嘛。”

雪牙冷哼一声,略一调息,便反身应敌上去。

至于四大宗门,毕竟与皇城关系一般,便随即四处落下调息,冷眼旁观。

“噗。”雪牙与摘星换上一招,一抹血迹从他嘴角滑出。

“你现在的状态,不敌本尊。”

摘星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再抽爪,准备给雪牙最后一击。

“呵呵。”

雪牙身形忽然直直向地上落去。

“你以为你能逃掉?”

摘星嘴角笑意更浓,但随即,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青锋大阵?慕容青的大阵怎么会在你这里。”

一瞬间的惊诧过后,摘星一挥爪,挡住了向他铺面而来的第一波剑雨,“轰”,一抓打在了大阵的一角,大阵的空间破出一丝裂缝。

“凭你现在的实力,妄想用这剑阵将我斩杀?”

“谁告诉你要用它杀了你?”雪牙嘴角冷笑,身形一闪,离开了去。

“小心,他要走?”摘星大呼,四方军队立马戒备起来。

洛星尘并未回话,只是又一闪,并未向人群外逃去,而是一头扎进了一方的阵型之中,宛如修罗降世。

“这才是你的目的?”

被袭击宗门的宗主急忙闪身拦住雪牙,但得到的回答却只有一声:

“滚。”

一片厮杀过后,雪牙身形再闪,出现到了另一方人群之中,又是延续刚才的桥段。

“再这样下去,只能喊老祖了……”

东渊宗主心中微凉,心中默默道。

若非宗门存亡之事,去打扰那与皇朝摘星一般修为的宗主闭关,受到的代价,使他无法承受的。

其他三大宗门也是如此。

此时,“咔嚓”一声,青锋大阵破裂,其间的摘星尊神直追洛星尘而来。

“刚刚好。”雪牙喃喃,却使摘星一愣。

不知何时,所有人群已是被洛星尘聚成了一团。

摘星心说不好,在所有人迷惑的目光里,身形急掠。

“晚了。”雪牙的声音宛如炼狱修罗。

只见他身形忽然膨胀,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尖嚣:

“不好,他要自爆!”

“轰!”一声巨响响彻天际,苍茫的雪原上,一道传奇留下了他最后的痕迹。

埙州一片神秘领域中,一位青衣老者,仿佛有所感应,失声痛哭。

“若有来生,我愿再见到你……”天地间,他最后一丝残魂喃喃。

“因为我的名字,是你起的,我叫,洛星尘……”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