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箫平山海(雷袭月启)最新章节_倚箫平山海正文无弹窗阅读

世家千金一场豪赌,改写了吴楚平凡的一生。练神功,夺宝藏,荡平山海,独霸天下。蓦然回首,才发现一切都是注定…

倚箫平山海连载中

作者:雷袭月启

更新时间:2022/05/23 09:50

倚箫平山海最新章节:第一章 卿本佳人,为何抢劫

子夜,惊雷,暴雨倾盆!

雷声掩不住撕心裂肺的哀嚎,大雨洗不尽汇流成河的血迹。子午门便如暴雨中的老树,随风飘摇,像是随时会倒下。

很难想象,就在半个月前,子午门还曾风光一时,引来了全武林的关注。

子午门传承百年,曾是名震北方的豪门大派。蒙元入主中原后,朝庭禁止汉人习武屯兵,武林豪杰迫于强权,不得己委屈蛰伏,许多久负盛名的江湖门派便悄然淡出人们的视野。

子午门眼看着要步他们的后尘,江湖中却突然传言其门下弟子任超武天赋异禀,青出于蓝,年纪轻轻便尽得其师真传,武功之高在同代中无出其右。就连武林盟也对其青眼有加,特意送来了菁英帖。

这菁英帖是武林十年一度的“菁英大会”参赛券,千金难求,有价无市。消息一传出来,各方势力便蜂拥而至,蠢蠢欲动。

就在这一夜,恶迹昭彰的“鬼镰”黄百川,伙同“天罗锤王”张熊,“铁螳螂”晁坤,“虎步刀”赵驰夜闯山门,强夺宝帖。血战一触即发,惨烈异常。众弟子们殊死抵抗,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师门的尊严。年过半百的掌门秦唯谨更是被三大高手围攻,身陷囹圄,险象环生。

子午门本应有中兴之相,可眼看着就要灭门了!

大弟子任超武,子午门的希望,却迟迟没有现身。

“叮叮,当当!”

金铁交击,刺人耳膜,撩拨着秦唯谨那紧绷的心弦。老人家心急如焚,只恨自己年迈老弱,竟收拾不了这几个贼子。

张熊挥起长锤,一招“神龙摆尾”扫向他的双腿,晁坤一式“螳臂挡车”,双钩交错,斩向他的胳膊。两人出手既快又狠,配合紧密无间,就是一流好手也难以招架。秦唯谨到底是一派掌门,临危不乱,但见其右手长剑使了招“招蜂引蝶”,轻巧的将双钩引开,左手短剑用“老牛望月”,出其不意的撞上铁锤,张熊的锤子险些失去控制,不由分说的砸向晁坤。

恰在这时,黄百川出手了,他漆黑如夜的铁镰从容的划出半个圆弧,将铁锤引入正轨。张熊趁势使了招“流星赶月”,攻秦的后心。晁坤双钩开合,一招“螳螂捕蝉”从右侧突袭。黄百川镰刀乍递,使出“拨云见日”,三人分从三个方向攻来,俨然已将秦唯谨所有的生路断绝。

这三个人,很强!

秦唯谨单是应付他们就已经很吃力了,还要分神去照顾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哪里忙得过来?看睁睁看着弟子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赵驰挥舞长刀,大笑着扑向他唯一的女儿……

“嘿嘿,小娘子长得不赖嘛!许了哪个婆家?”

“瞧这大屁股,一看就是发育不良,要不要叔叔帮你检查身体啊?”

“呸,不要脸!”

赵驰不仅好色,而且武功极高,他游刃有余的在秦芳儿双剑中穿梭,不住的用言语羞辱她。秦芳儿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听得这种下流话,气得小脸通红,泪眼盈盈。她羞怒交加,手中双剑章法大乱。赵驰借着破绽吃起豆腐,不时捏捏脸蛋,摸个小脚儿,打得秦芳儿束手束脚,哪里还有招架之力?

秦唯谨心下忧急,急于甩开三人去救爱女。黄百川等人却如死狗般咬着他,毫不松口。两相僵持,均是拼尽全力,杀招频出。但见秦唯谨长剑抢攻,刺、削、锁、拿妙招叠出,短剑紧守,劈、砍、砸、挫,以静制动。双剑自成风格,又浑然一体,杀得晁坤张熊左支右突,毫无还手之力。

那黄百川纵横江湖数十年,铁镰上也有几分真功夫。只见其铁镰挥洒如匹练,勾撩进退,看似平平无奇,却又暗含诸多变化。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替另外两人解围。三人配合无间,互攻互守,秦唯谨一时竟脱不开身。

稍一耽搁,秦芳儿的处境越发凶险,她衣衫尽被撕裂,大半个膀子都露在外面。赵驰故意要激怒秦唯谨,旁若无人的讲着荤段子。气得秦唯谨怒火攻心,手中双剑越发凌厉,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三人却偏不与他硬碰硬,只是缠着不放。

又斗了半个时辰,秦唯谨虽仍在顽抗,却感觉气力不继,招式上也缓了下来。他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以寡敌众,何况久战?

“嘭!”

长锤当胸,老人单薄的身子被撞得高高飞起,无力的倒下。子午门主秦唯谨败了!

他身受重伤,吐血不止。门下弟子尽数被制,爱女受辱,眼前这一幕幕让老人悲从中来,暴雨混合着老泪潸然落下,令人不忍卒睹。

“这就完了吗?我垂名百年的子午门,难道要在今夜毁于一旦?“

赵驰也懒得再和秦芳儿纠缠,他笑嘻嘻的说:“老大,这妞儿我喜欢,赏给我吧!”

黄百川笑骂了一句:“你小子还想吃独食,好歹给哥几个留一口……”

话未说罢,却见赵驰脚下一勾,秦芳儿立足不稳,“啪”的一下摔到了水洼里,满身的血污泥泞,狼狈至极。

这货明显是故意的!

黄百川张了张嘴:“算了,不跟你抢!”

赵驰嘻嘻一笑:“我反正不介意,洗洗还能用!”

“畜牲,你们这群……畜牲啊!”

秦唯谨发出撕心裂肺的厉嚎,弟子们纷纷侧目,不忍再看。秦芳儿噙着泪,绝望的闭上了眼。师兄啊,你在哪里,你可知爹爹和我正经受着无情的摧残?快回来啊,再不来,芳儿就……不干净了!

黄百川拎起秦唯谨,冷冷的道:“老东西,你还不说出徒弟的下落,不想活了吗?“

“哼,老夫也活够了,贼子莫狂,超武会替我们报仇的!“

晁坤嘿嘿冷笑:“师父尚且如此,能教出什么好徒弟?就这水平还敢参加菁英大会?”

“你倒是活够了,他们呢?“

黄百川使了个眼色,赵驰狞声笑着去扒秦芳儿那仅剩的单衣,手指方触到滑而不腻的香肩,忽见一道银毫以星驰电掣之速掠过,他还未反应过来,整支胳膊连皮带骨被剖成了两半。

“啊~”

哀嚎声不期然的响起,黄百川微微侧目,他像是看见了一道极强烈的光,忍不住眯起了眼。秦芳儿惊魂未定的抬起头,只见一个妙龄少女凭空乍现,静静的站在自己与赵驰之间。

她一袭白裙,纤尘不染,薄纱拂面,遮不住那倾城风华。广袖长衣,难掩其婀娜身姿。少女右手执剑,左手撑着明黄色油纸伞,闲庭信步,似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园。谁能想到地上那血淋淋的半扇胳膊竟是这珠玉一般的人儿砍下的。

秦芳儿看呆了,同样是身处泥泞之中,伊人美若仙子,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晕,自己却蓬头垢面,污秽不堪,两者真如天壤云泥,她在城中也算数一数二的美人,在这少女面前竟是自惭形秽,连她脚下的泥垢也比不上!“

赵驰停下了惨叫,那女子美得动人心魄,足以令他忘记疼痛。虽然蒙着面,但谁都看得出来,那薄纱后的容颜定胜泥洼里的秦芳儿千倍万倍!

“虎步刀也不过如此!”

少女再次出剑,只用了一招便让赵驰永远的闭上了眼。黄百川等人原还以为赵驰是一时疏忽才遭她暗算,待看清了这一剑,才知道便是赵驰死的不冤。

黄百川壮着胆子喝道:“什么人敢管我鬼镰的闲事!”

“废话少说,黄百川,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少女蛾眉微动,语声平淡,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张熊已悄然绕到少女身后,精钢长锤如毒龙出洞,挟地裂山崩之威挥手而出。

“要杀黄老大,问我锤王答不……!”

“啊,姑娘小心!”

秦唯谨疾声提醒,秦芳儿吓得闭上了眼睛!这一锤势大力沉,又是突施偷袭,就连秦唯谨也没把握躲开。黄百川有些可惜,毕竟是个尤物,张熊这是暴殄天物啊!

铁锤攻至中途,突然失了准头,“轰”的一砸中张熊的脑门。

少女漫不经心的道:“我替你答应了!“

晁坤双钩疾探,使出他赖以成名的绝招“鹤势螂形”。这一招精妙绝伦,不知送走了多少成名英雄,连黄百川看了也眼皮直跳。

“铁螳螂领教……”

少女头也不回,短剑随手挥出一道圆弧,也不见她招式中有什么取巧,晁坤只觉眼前一亮,整个人被拦腰截断。

“还铁螳螂呢,这么脆皮!”

四剑,只用了四剑,就杀了令人闻风丧胆的三大黑道高手。秦唯谨与他们交过手,知道这三人的实力。自己险些死在他们手上,这少女撑着伞,单手对付他们却如砍瓜切菜般轻松,若是放开手脚,这几人根本不是她一合之敌。十七八岁的年纪,武功就达到了如此惊人的境界,这还是人吗?

更恐怖的是,她至今纤尘不染!素白的衣衫上没有血污,没有泥泞,甚至连个雨点都没有。

“你,你杀了晁坤,张熊!”黄百川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就像是一只发狂的猛兽!

“他们是我八拜之交的好兄弟啊!”

“哦?”

少女任由短剑上的血珠滴滴落下,抬眼看着黄百川:“那我送你下去陪他们?“

黄百川双手握着镰刀,神情庄严肃穆,缓缓退了三个大步,看样子他是在憋大招,秦唯谨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就连那少女也拿出了几分认真,眼也不眨的看着他!“

“告辞!”

老家伙不讲武德,拔腿就跑!

“你大爷的!”

少女提剑便追,刚迈开步子就听见“刺啦”一声,罗绮长裙被崩了起来。她曼妙的玉腿硬生生被束缚在罗裙里。这身打扮美则美矣,就是束手束脚,想追个人,打个架,还真不方便!少女眼睁睁看着黄百川如老鼠般消失在夜色中,气得牙直痒痒。

秦唯谨低咳两声,正想着该怎么感谢这位见义勇为的女侠,却见少女短剑戟指,冷冷的道:“任超武现在何处?”

怎么回事?她也是奔着菁英帖来的?

果然人不可貌相,这姑娘长得跟天仙似的,竟也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还敢黑吃黑!想到这里,秦唯谨冷哼一声,板起脸道:“超武已经带着菁英帖去汉中投奔李公子了,姑娘这一趟白跑了!”

“哼,鼠目寸光,难怪你子午门会有灭门之祸!”

少女嘬唇轻啸,招来一匹白马。她如风中的香荷,撑着伞亭亭玉立的站在马背上,直奔汉中而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