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日记之新世生活(凡俗少年)最新章节_少年日记之新世生活正文无弹窗阅读

身为高校保送生的超级学霸刘长庚,父母遗传的个性使他一直想寻求挑战,却只能在高中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被一个名叫理查尔的女士带到了阿克劳斯学院,终于踏上了一段梦寐以求的新生活

少年日记之新世生活连载中

作者:凡俗少年

更新时间:2022/05/25 03:49

少年日记之新世生活最新章节:保送生

“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教室里老师带领同学们正在朗读唐朝文人王勃的«滕王阁序»,夏日的阳光异常激烈,从窗边袭来,照在整齐排列着的桌面上,照在同学们的脸上,在一片团结勤奋的氛围里,整个班级显得十分有朝气。然而,一个身着黑色短袖的男子却与众人不同,他并没有读文章,也没有像其他不学无术的人那样趴桌子睡觉,而是望着窗外。

“刘长庚!刘长庚!别发呆了,老师看你呢,喂喂。”少女轻微的叫声并没有叫醒这位梦游的少年,看着少年没有回话,她也只能自顾自的拿起课本继续读«滕王阁序»……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不到一分钟后,这篇«滕王阁序»是读完了,但是少年的思绪依旧没有归来,而这位发呆的少年,正是我们这部书的主角——刘长庚。

“好了,同学们读的不错,个别同学没有张嘴,老师希望你们都参与到课堂中来,学习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只能起辅导作用……”一位体态略显肥胖的中年女士正在台上点评这次朗读,也在说着每天都会重复一遍的言语。刘长庚不知听过多少次这些话了,似乎是在他刚上高中时老师就开始重复这些话,一直到高二,以至于他都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正打算猜测老师下一句说什么时,耳边传来了这位中年女士的话

“刘长庚,你刚才读了吗?还是说,你已经把全文背完了?”老师质问道。

“报告老师,我刚才没读。”说完看向旁边的少女,似乎是在问她为什么刚才没有叫自己。少女只能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刚才都叫你好几遍了。这名少女名叫吴卓君,是他的同桌,也是全班唯一一对男女同桌。二人互相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又似乎是习惯了似的离开了目光。最后,刘长庚看向老师,像是一个无惧死亡的士兵一样,准备听候老师的下言,可是之后的老师的一句话属实是让他惊到了。

“好吧,算你诚实,坐下吧。”女老师面无表情,只是木木地说了一句。

刘长庚着实没有想到,这位一直被称为“魔王”的中年女老师竟然这么轻松放过了自己。可能是走了狗屎运,正好赶在他心情好?刘长庚抱着这样的想法庆幸地坐回凳子。也因此,他过了一节可以说比较精神的课,也发现了这位年过四十的老师讲课似乎有点幽默风趣,比如说“李广难封。”这句,她把李广说做一个路痴,竟然在和匈奴决战中迷路了,如果穿越过去给他看一看GPS,那么李广就不难封了,可惜没有如果啊,这个GPS在霍去病身上,成就了封狼居胥的武将最高荣耀,而他自己却成了个笑话,这就说明了科学技术对于一个国家有多重要。再说,如果李广得了封号,那李敢也不会那么草率地死了,李陵更不会因为兵少而投降。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陈年旧事了,哪怕是后人再假设千遍万遍都无法改变。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刘长庚也终于聚精会神听完了一节课,下课还不忘问旁边的吴卓君:“这就是你们口中的魔王吗?”

听到刘长庚的问题,吴卓君就像看弱智似的看着他,说道:“你脑子没坏吧,魔王就是魔王啊,别看她放过你了,刚才叫你站起来的时候我都害怕她把你吃了,好不容易我是咱班唯一一个有异性同桌的女生,我可不想你就这么没啦,哎呦,你怼我干什么。”看她越说越远,刘长庚是实在听不下去了,用手肘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吴卓君见刘长庚不愿意听下去,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又正了正脸色说:“可能,因为你是保送生,毕竟咱们这高中好久之前就在,八辈子才出了你这个保送生,还有,额……对吧。”吴卓君本来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突然想到了他是保送生的原因,硬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见吴卓君并没有揭开自己的伤疤,刘长庚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淡淡地说:“也不能啊,要是因为我是保送生就放过我,那她就不会点我吧。”“也是,算了,这魔王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就感觉她和从前不太一样了。不知道从哪个方面说起。”吴卓君说道。刘长庚打了个哈欠,说:“算了,想这些干什么,我现在先补个觉再说吧。”

吴卓君看他慵懒的样子,早就已经习惯了,毕竟,从刚来学校他就是这个样子,原本她以为这是个不学无术混日子的子弟,却没想到他竟然是某高校的保送生,这可是有些人一辈子的愿望,却落在了这个懒散家伙的身上,这是哪辈子机来的福德,走了狗屎运似的,得到了这么好的特权。当然,开始的吴卓君初上高中,并不了解高中的体系,也不知道保送生的实力,直到后来才渐渐明白,如果他没有被保送,高考来临也是碾压他们这些选手的,更令她震惊的是,原来这个人是一个超级学霸,哪怕是高考数学卷上的选做题和导数题亦可以轻松解决,记得有一次模拟考试他来了兴致,也准备考一回,也令全校期待一次,建校以来唯一一位保送生的实力到底如何,能不能过七百呢?最终也并没有令众人失望,那次考试刘长庚七百二十五分,碾压了全学年,并且是在不明白答题技穷的情况下。犹记得他的语文作文,题目叫«特权为谁而生»,结合了自己的状况,以特权这一主旨作文,把当今社会对于“特权”的矛盾论证了出来,不仅赢得了教师们广泛好评,还被挂在了学校大厅的黑板上,足足一个月。而他的同桌吴卓君则是喜了,若是和他一起学习,自己的成绩不也就一样提高了吗?正当她畅想未来时,一盆冷水泼下来了,原来这个刘同学根本不学习,上课之外,除了睡觉就是望着窗户发呆,和得了自闭症一样,与自闭症不同的是,他特别爱说话,但是总是说没有用的,从来从来不主动和她说关于学习的事情,除非是吴卓君自己主动问,不然他可是金口玉言。于是这对性格互补的一桌就这样度过了高高一和高二的上学期,期间吴卓君学习成绩也有了上涨,但是没有理想中涨的那么高,诗中在五百五十分左右徘徊,当然吴卓君已经非常满意了,毕竟成绩不错的同时身旁还有这么一位有趣的同桌,也使本是枯燥高中生活变得更加的有意思。不过,刘长庚可不这么想,虽然身旁有着一位长得漂亮并且特别温柔又有一个有趣的灵魂的女子,但是保送的高校的生活使他不用同其他学生那样走上“内卷”这条不归路,甚至混吃等死都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但是他并不是这种人,他是喜欢挑战的,所以他把高中的课程都修习完了,不过却过于轻松,只用了一年半,他可以把整个高中的科目都烂熟于心。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无事可做的他只能睡觉和望着窗户发呆,时而思考人生的意义,时而想起过世的父母。若是说起人生的的意义刘长庚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挑战,而对于过世的父母刘长庚第一个想到的词则是英雄。回忆起小的时候,他经常看不到父母,自己在爷爷奶奶家居住,若是他问起爷爷奶奶他的父母是干什么的,爷爷奶奶总是会给他两个字——英雄,久而久之,刘长庚对于父母的印象总是停留在英雄这二字上。直到初中二年级,刘长庚的微信加了个神秘的人,最初以为他是某个网络上的微商,并没有通过认证,直到后来中国人一直在申请,他才被迫同意了好友申请,在对方知道了他就是刘长庚时,发送了一段令刘长庚一直没有忘掉的话:

“刘长庚同学,我今日在这里,沉痛地告诉您,您的父亲刘明渊,母亲曲甘棠在一次行动中不幸重伤殉职……”刚刚看到殉职二字,刘长庚便没了看下去的勇气 他如同一坨泥般瘫在了电脑椅子上,想要站起却再也没了力气,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哪怕是再坚强的他也止不住眼泪,从眼眶滑到了嘴旁,余下来了一道浅浅的痕迹,但是这种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刘长庚自己也知道,他父母一生刚强,从不向困难低头,若是自己经不起打击,怎么可以成为英雄子女,于是他的灵魂拖着躯体来到了爷爷奶奶的房间,爷爷奶奶也似乎如同料到了一般,对刘长庚语重心长地说道:“长庚啊,我的孙儿,其实我们的一生并不是那么长,每一步都是一个值得回味的记忆,他们或许不会多么精彩,但也不会很糟糕,至于评量的方法是要看我们这一生做了什么,你的父亲 ,也就是我的儿子,他既然自己选择了一条路,就不可以轻易的回头,哪怕是前面的挑战再困难,哪怕是生命随之而去,都不可以回头,有挑战的一生才可以称得上完美啊……”爷爷那天说了好多话,刘长庚更是一直在听着,他当时似乎听不懂什么玄理之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那一刻起他把挑战放在了人生的意义这个层面。当他问起父母是干什么的时,爷爷又卖起了关子说道:“你以后就会知道。”奶奶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坚强的坐着,眼睛微红,哭过,但是这位老妇人仍然坐着,似乎生活从来不会击垮她一样。

只是一会儿,刘长庚便从房间出来,心地也开阔了些,第二天,他收到了保送重点高中的通知,但是他拒绝了,并且自己报了一所普通偏上等的高中,他始终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不想要接受任何人的可怜,哪怕是过世的父母。怀着这个心情,他去往了高中的路。

高一那年,爷爷奶奶去世,他继承了爷爷奶奶的房子,他已经是个可以独自生活的人了,所以只是自己住。期间他看到了爷爷留给自己的信,上面说道:

“长庚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兴许是我这个老家伙在人间呆了太多年,竟然有些舍不得,我也是老了,本想亲自在你面前说的话,因为腿脚蹒跚而难以到了你的面前,我知道你从来不喜欢他人的施舍,但是保送的机会并不是施舍,更可以说是一个礼物,一个你过世的父母,我和你奶奶这两个过世的老朽给你的礼物,还是希望你好好接受它吧……还有你同桌,那个美人鹅蛋脸的女生倒是不错,以后就当我孙媳妇吧,哈哈,没想到唉,我在老不正经了……”看到这封信的刘长庚,终于是下了决心,接受了保送这个头衔,他也正是成为了高校的保送生,当然,他也因为这封信注意到了,经常在旁边偷看自己的美人鹅蛋脸的少女。这便是刘长庚保送生的来历,当然,他的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现在仍然不知道。也许正如爷爷所说,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会踏上和父母一样的路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