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行书(九凃)最新章节_记行书正文无弹窗阅读

随想随记,行可成书

记行书连载中

作者:九凃

更新时间:2022/05/28 06:50

记行书最新章节:月安

我多想要一把刀啊,.我也想像那些书中的仙人一样,凭借一身通天本事无敌于江湖,杀人杀鬼杀佛,怎么牛逼怎么来,那多帅气。这是八岁前的我的愿望,他来自于镇上说书先生的口中,潜藏于我的梦想与幻想里,我给娘说过也给爹说过。我以为他会一直是我的梦想,毕竟农家的孩子怎么想都是成不了书中人的,更别去妄想成为仙人了。

但生命就这么给我来了个玩笑,在我十四岁时以一种强制的方式来被实现。十四岁,在一个道士的卦签与生活玩笑下父亲不得已叫我离家。也是在那时,我拜了一位山上的道士为师,开始了自己的求仙问道之路的第一步。

那年,正闹旱灾,一年下来颗粒无收,那天父亲先去了一趟官府做交粮前的准备,回来之后脸色阴沉得厉害。他进了里屋看着我的6岁的弟弟看了好久。又出来看我,脸上的皱纹扭到了一起。他把买的一些东西放在了桌上转头叫娘去打酒说今年粮收的少应该庆祝一下。娘就出去了。然后父亲招手让我过去。我看着他的脸色不是太好,便下意识想到了什么。拖着我的瘸腿准备给父亲倒水喝,对的我是瘸的。那是小时候的意外,是母亲的疏忽。但我不怪娘,母亲对我格外地好。

我把倒好得水给父亲端过去时父亲说话了。“今年要打仗了,粮税其实格外的重。余谷”余谷我的小名。“嗯,父亲”我小声的回答,我不敢说什么,但心中却是有些嘀咕。“税不满的家户男丁尽数充军,你也到年纪了。是爹无能。”缓了缓,父亲一字一句的往外说。

我听到如此已经明白了。“嗯”我只是简单的回答。父亲闭上了眼头上开始冒起汗来。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话了“父。。。”我还没把那个称呼说出口,父亲的眼泪却是已经流出,他身形摇晃只是一瞬,又站在那里,但我在那一刹那,总觉得父亲已经缺少了些什么。说不清楚。我站在那里。“父亲。”很奇怪,我不禁想到了前几天的有个道士非要死皮赖脸的给我算了一卦,很准。长久的沉默,“父亲,没事的。我还饿不死,很巧,前几天我遇见了一个道士。他说他想收我为徒”我慢慢的说道,父亲的身子又抖了一下。但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道士喜欢我的很,说我和它有缘。我一开始不信,但,我现在感觉这是命。您若是进了军营,改改你的窝囊脾气,提刀的汉子要杀敌的。我希望您能活下来。我希望咱爷俩还能见面。”我把话说出口,眼泪也是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父亲没有回答,而是出了门,不久,他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把铁匕首与一把木剑“这是你母亲为你准备的。用去防身与做做样子。铁是好铁。”我跪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嘴角强硬的挤出了一丝笑意。九岁的弟弟这时突然从外面跑回来了。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我。大步朝我跑来过来,把我搀扶起来,用脏兮兮的小手胡乱为我擦着脸颊“哥哥怎么了?不哭不哭。”我摸了摸他的头。柔声对她说“哥哥要出去一趟,不就父亲也要出去办事,就剩你和娘亲在家,你要记得听娘亲的话,不然哥哥回来要打你的屁股的。。”我又对父亲拜了一拜,“走了。”我最后看了一眼家里的陈设扭头便出了门。有些感伤,有些混沌。我听到父亲和弟弟说我要出趟远门。。。。。我的泪水突然就又流了下来。我得快些走,母亲有可能要回来了。我不敢见她。我不能见他。

我握了握手里的木剑脚下的速度尽量的提高。我得去看看那个道士还在不在。我得看看他还收不收我这个弟子,万一只是玩笑话,我接下来如何?怎么活下去呢。或许找道士没用,但是我现在急需稳定一下心神。我出了村子,向月安城走去。特意避开了母亲打酒的方向,所以绕了些远路。腿脚又不便利,中午从家门里出来快到傍晚才到月安城南门下。

一番检点进了城门,检点格外严,门卫的甲士给出的理由是正与西方部落“羌”交战,且敌军已至,月安城作为边境护国十二联星中的一城也应加强防范。各色的人物出城的人多,进城的少。不久前才听说狼烟已起却不想蔓延得如此迅速,已经迫在眉睫。也怪不得今年征收粮饷如此苛刻与繁重。心里在想脚下却加速一瘸一拐的向记忆中那个道士的卦摊走去,卦摊就在城中三里铺。

三里铺是月安城的坊市,多是卖杂货的店铺。我遇见道士是在我打醋的时候。隔着不远我就见到三里铺一阵火热的景象,店家的吆喝,人声的喧闹,人与景夹杂着一阵油气与热气 扑面而来。我不禁有些恍惚,这真的是要打仗了吗?我往里走人声依旧鼎沸,才发现那声音只来自那些气派的店面,小贩却几乎都不见踪影,稍小一些的店家却是全部关上了门,真是奇怪。

我继续往三里铺里面走去,找寻着道士的踪迹,上回见他是在正午的桥影下,我打完醋嫌弃天热,我脚程又不行打算过了正午的太阳影再回去,就遇到了他。现在天近傍晚,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想到这里,我拄着木剑脚步加快,去找那座桥。

当我一瘸一拐到达桥边时立马便发现了那高高竖着的卦旗。只是座上空无一人。我心中有些放松,大喊了一声“道长?你在吗?我有事问你啊!”我又紧走几步到了他的卦摊之前,话音刚落没多久,便听到了回应,“谁啊?叫道爷我干嘛?”一个声音从桥洞里传了出来,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道士提着裤子从桥洞下出来了。

“呦,小崽子,是你啊?”道士看到我便调笑道。“怎么说,算的还准吧。被家里人赶出来了找我哭鼻子来了?”,他一句话搞得我有些恼火。“ 呵”,道士很有兴趣的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小子,来拜师来了?”。“废话,我。。。”话没说完我闭上了嘴极力克制。道士看到如此,先愣了一下,便笑出了声,“倒还是有些少年意气。“”我的确是来求道长给一个安置的,我还有些事想说。”我插了一句,道士看我很是深沉,道士也展示出一种沉稳的姿态,不说话了,看着我,很安静。

“要打仗了,朝廷开始做各方面的准备,征兵,收粮。”我翘起了木腿,敲了它一下。”父亲“赶”我出家门怕我被征去当兵。毕竟那些官老爷征起兵来可不在乎年龄的大小身体强弱。父亲因为听晓了要打仗,又从收粮这件事上感觉到了什么,才把我赶出来的把。毕竟我这条腿,上了战场和送死没两样。哈哈哈。父亲啊。”我长出了一口气,“所以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小家伙”道士的脸色有些玩味。我放下腿,很认真的看向他“我说了这么多你不准备想说些什么?我听说道士要是准备收徒可都玄乎得很啊。”我一瘸一拐的蹲了下来,席地而坐。

道士看到如此,一屁股坐在了挂摊的椅子之上,一老一少坐而对视。道士打了个哈哈,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说什么?我有什么可说的?”,我翻了个白眼“怎么这么不巧啊?我还以为你有好多话要说。”我拿木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看了看马上下山的残阳。“小娃子还是老样子,虽然出身很贫寒,心眼子倒是有一点的。你都知道了,还要贫道说些什么?”。“你不解释一下?”我笑了笑“你倒是来的巧得很。”

道士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点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顺势而为。你小子不必对我有那么重敌气。”道士道士的语气很无辜。“只是涉及到我在意的事情而已,我多想一点,应该没错。”我继续用木剑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只是巧合。”道士抬头看着我笑眯眯的说。“巧合?”我停下动作想了想。“对,就是巧合巧在这场战争,巧在你来买醋遇到我,又巧在我给你算了一卦,算出了你和我缘分还挺深。而这月安城的局势也是可为我所用,天时地利人和,就是这样。你这个徒弟我收的心安理得。”道士站起身开始理他的胡子,一派高深。我想了想说道“嗯,虽然我不太信,但估计问你也不会说。我是不是有什么让你稀罕的啊?比如说我是个什么神仙转世?”道士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摆出来的仙风道骨一下被笑破了功,“哈哈哈哈,你小子可省省吧。我和你就一师徒的缘分。”“所以说我以后跟着你走喽。”我插了一句话,一脸认真。

道士停下了笑直起身来,夕阳的红芒照在了道士的脸上,他脸上突然显示出一种深沉。“是,对了小子,你。。。。。。”道士仿佛想到了什么正要询问什么。我却打断了他,而是自顾自的问了一句“你叫啥名字啊?”道士顿了一下,笑容突然出现在脸上“贫道俗名张牧,法名无忧。”道士的声音异常平和,给我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道士,你说你我有师徒之缘?”我问道。“是,有师徒之缘。”道士淡淡的回答。“师父就是管着弟子,教弟子本事的人吧?”我有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道士很耐心的回答“在你这里算是吧。”

我听到他的回答心里便有了一个念头。猛地俯首下跪,“师祖张牧在上,弟子吴理愿拜入师门黄天为证,厚土为心,定不负师尊,否则五雷击顶。”我看着张道士便很流利说出了这拜师的话。“呦呵,小子很上道啊,师傅拜的这么干脆。不怕我了?”听到我的话张道士明显有些意外。我眼皮有些跳,“我怕什么?师父你如此高深的法术,我敬仰还来不及,且您说您与我有师徒之缘,我怎能不识好意。如此,师尊在上受徒儿一拜!”,的确有些莽撞了,但我认为这是对的,正在担心道士不收我的尴尬事情,“其实呢,巧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因为我啊,是个仙人。所以也有些小手段收你,既然你有这一拜,那我也不能太小气了,就带你看看仙人吧!”张道士突然收起玩笑正经的说道,他面向西南某处,缓缓下拜“弟子张牧,今朝开枝散叶,望祖师爷恩准”他拜的那么虔诚,那么那么孤凉。

在他下拜的同时一个股清凉顺着青石板进入了我的脑海当中。形成了一个个乳白色的人影,站在我的身前,好似是站在脑海中,又像是真真的立于身前。明明是虚幻,但他们的一举一动又那么清晰。很奇怪。他们看了我良久,其中一人终于从唇间吐出一个字“准。”声音飘飘袅袅,出口便散入微风之中。但我却听得真切。

与此同时,不远万里的中山上的某间庙堂里有一个巨大的香案,上面如楼宇一般整齐地罗列着一排排的香烛,到了某一排本应布满蜡烛的香案上却只有一根粗大的红烛居于正中旁边无任何小烛火,与上下比起来,很是清冷。

突然一个小童子推开了庙堂的红色木门带着夕阳的余晖与门上的灰尘走了进来,怀中抱着一根硕大的红烛直直的走向了香案,立于香案之前,小童看着那根孤零零的香烛呢喃了一句“可是要收徒了吗?”小童把香烛立于那孤零零的大香烛的左侧之后便在木门的又一声吱呀中出去了。当他出去之后位于顶端的红烛突然光芒大涨,橘红色的火苗仿佛有了生命,那温柔的光芒来回跳跃,转讯之间便降临到了那新摆上的红烛上,将其包裹,浸润。与此同时,房间中的其他烛光皆是一亮,火焰跳跃之间隐隐映出了许多人的脸颊,清瘦的老者,顽皮旳道童,一脸慈祥的胖中年男子,一脸杀气的负剑青年,美丽动人的女子,甚至还有兽型的动。。。。物?各色的"形”跃然烛火之间。虽只有一个形状,但是气息给人的感觉却如真人一般,使人倍感奇异。

“诶,师兄收徒了?”这是那个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又是同一个吗?牧师弟”那是清瘦老者的声音。“那得看祖师爷认不认!”负剑少年的一句话众人的眼光又转向了那代表祖师爷的那抹火光上。那抹代表祖师爷火焰缓缓包裹住了那根红烛,奇怪的是那根红烛却未燃烧起来,而是开始收缩变小,一股奇异的香气渗透出来,烟气飘袅,眨眼间形成了一个下跪的人形之物。所有人都开始打量那个人形,看他的颜色,凝实程度,大小等等。打量许久之后有人发声,“可惜是个瘸子”那人感叹,声音一落便有人不乐意“老罗,你什么意思?瘸子怎样?”两人便调笑作一团。“你们别耍混了,亏得师祖没让小辈把你们的话语听去,不然看你们哪来的脸!”有一个声音笑呵呵的说道。“对对对!你怎么回事想让小辈看笑话吗?我可是要面子的人!”其中的一个人音传出,顿时便有人笑作一团。

“你们,觉得如何?”调笑之间一个苍老中正略带萧杀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一响便把笑声压了下去。安静非常。片刻的安静后有一个人说话了,“师祖,弟子觉得可以。”。是一个女声,话语一出便有人附和,“弟子觉得也可以 。”“可以的,师祖”“可以。。。”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皆是赞同。香烟缭绕“嗯,决意如此,变数当起啊。”苍老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后顿了一下缓缓吐出一个字“准。”声音穿透千里,传入了道士与权之的耳中“准”。庙堂处烟华散去,一只红烛悄然燃起。矮桥处一位童子挺身立起。

神智清明清明的一瞬间,便听到道士的话,“见到仙人感觉如何?”道士转过身来看向我。我沉默,道士也不说话。片刻后,“有些后悔。”我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后悔什么?”道士问道,眼神中有一抹玩味。“后悔没抬起头看看。”我很是生气。“偶?怎么?”道士颇有兴趣。“我听见有人说我瘸子!”道士看着我打趣道“你耳朵还挺尖!”

我看着他突然说了一句话“你是仙人啊,你是我师父啊!道士你往后得管我啊!”“管管管,你小子到也脸皮不薄啊,来先叫声师父来听听。”道士听闻我这句话又大笑出了声音。“不是,你怎么这么爱笑?你一辈子没笑过是不啊?烦死个人。”我有些脸红,有些不自在。“是,为师的确前半生没笑过。哈哈,这几天是把前半生都笑都笑回来了!”道士很干脆的说道,表情相当认真“我是没想到,你个看似小妖精的小家伙也这么。。。”“这么怎么?臭道士?”我打断了他的话,猛地站起,便是有些恼怒。但话语出口又有些懊悔,这不和规矩。当弟子的怎么能这样!道士倒是满不在意,看着我着急又有点懊悔的表情很是开心。“小子,你可真是别扭啊。”“呸呸呸,臭道。。。师父!”我顿了一下,还是喊师父,道士也感觉到我的态度转变,看待我的眼神多出了一丝笑意。

我突然想到“你能教我些什么啊?”我恭敬地站在了他的身边,好奇地问出了口。他却又坐回到了凳子上,问了一句话“刚刚害不害怕?”道士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愣了一下便有些出神“那些都是神仙吗?”道士听到我的话看到我的表情突然有些出神。“怎么没听过中峰天上到处都是神仙吗?”道士问道,“听过,但是只以为是故事。”道士听到我的回答并不是很意外,而是眼珠子一转突然说道“你可知这月安城城主也是个神仙?”表情很是神秘。我很是好奇“你怎么知道?”“你小子说为师怎么知道?为师也是个神仙啊!”道士的神情很是骄傲,一脸坏笑仙风道骨一点看不出来,全然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我嘲讽的说道“师父就算你是神仙又怎么了?能有多厉害?你要是厉害不去当个城主,当个破道士?你要是厉害搞得和叫花子一样?”我对道士说道。道士有些不屑“师父我是性情淡雅高远,不屑与那些俗世官位。”道士的神情很是孤傲。“你就吹吧”

此时天色已经偏黑了,到了收摊子的时候了。我看着凌乱的挂摊,开始收拾,感觉这个师父好像也不错,道士看我帮忙收东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脸上有些许笑意。

刚刚我们的一番折腾,亏得人都已去避难,不然也是一场热闹。道士看着我很是欣慰的说到“徒弟真懂事,作为你这拜入师门的见面礼为师这几天带你去看个热闹。”我白了他一眼“看啥热闹?有啥热闹?人都没了,哪有热闹?”我有些奇怪。“你还记得今天你进城门时有哪些不一样吗?”道士循循善诱道。“不一样?什么不一样?”我很是迷茫。“你小子还嫩啊。这也算为师教你的第一样东西吧,最近跟为师好好学啊,好好看看这月安。”道士笑呵呵地说。“这场热闹之后,月安城就要变天了啊。”一声感叹。

道士带着我往三里铺外面走去。“热闹,那我爹他们。。。。。”我有些担心。道士突然回头看着我的眉眼说道“怎么?这么着急?”我看着道士,停下了脚步陷入沉思。突然长舒一口气。“的确,”我想了想,到也释然,自顾不暇,强人所难了,真是关心则乱。

师父没有等我,看着道士已经走远我拖着木剑追了上去。“唉,道士,不,师父,我也能成为仙人吗?”我从道士手里抢过卦旗,殷勤的问道。“废话,当然能,也不看看谁的弟子。”道士看我追了上来,又抢去了卦旗,脸上开始笑了起来。

“能成的话,我想成刀仙。”我提起手中的木剑挥了两下,刷刷作响。道士看着我的木剑问了一句“你?刀仙?”他的胡子又开始颤动“你拿剑,跟着道士师父,当什么刀仙?”我想了想,看了看 木剑,看了看道士“反正是得成为仙人!”道士没说话“对了,师父你现在就教我点东西吧,什么飞剑啊什么的!”“师父刚才的拜师会不会太草率了,以后要不要从新搞个正规点的啊?”“对了师父,我有没有师娘啊?嗯,八成是没有,师父你这个卖相太惨了。”“。。。小崽子闭嘴。”“偶,行吧。以后徒弟给你找一个?”“。。。。。”两人的身影缓缓的随着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了三里铺。

月上云梢,三里铺开始上灯了,但只有零零落落的几家大门面灯火通明,灯的光芒红的像血,很是粘稠,本只可照亮一间房屋的火焰,却妖异的照亮了三里铺的这一条街,红光冲天。此刻,月安城城主楼,一个黑锦衣白玉冠的青年人正站在楼台之上,看着三里铺暴起的红光,狭长的眼眸眯了眯,“唉,天师爷可算是走了。派去十个人,先把那个东西养一养。这几天那东西可是被天师爷压得够呛。那个小礼物,可不能有闪失。对了我心情好,把郊外月安城户籍的所有吴姓氏粮税免了吧。现在,这月安城。。。。。。可以变天了。”华服青年人话语放下,便把目光扭向了星空,与此同时,身后有人隐去。华服青年人对着星空看了许久,正了正衣冠,握了握腰间的佩剑说了一句“嗯,月安城啊,可以变天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