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神游记(夏季有点冷)最新章节_天玄神游记正文无弹窗阅读

一代帝者,重生归来!
往日的恩仇,且待我一一索来!
这一世,我为天道所眷!
风流潇洒行于世,铮铮傲骨不屈折!
且看!
世间天骄千千万,却无人可与我为伴!
再看!
万载帝皇何其多,有我一人便能当百万!

天玄神游记连载中

作者:夏季有点冷

更新时间:2022/06/27 16:08

天玄神游记最新章节:楔子

一处空间……

随着空间的震颤,远处一道耀眼白光凌空疾驰而过,过了一会儿,又有十几道灰迹朝着先前白光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白光的速度终究不及追来的人,没过多久,两方的距离就已拉近了许多。

那道白光包裹的身影似是知道已无法逃脱,再逃下去意义也不大,便慢慢减下了速来。

悬停在虚空中的身影转过身来,却是一二十多岁的俊秀青年模样。

此人虽然浑身神光流转,但现在也只是在虚弱的闪烁着,胸口一道触目的刀痕让人看着惊心。

身上原本似雪的金丝白长衫已有多处破洞,被其满身伤口浸出的丝丝带着造化之意的血迹染得红斑处处。

白衣青年双眼通红着咬紧了牙关,紧握住手中刚刚闪烁而出的黑色神剑,怒目望向停在身后不远处的灰袍人,这群灰衣人,个个面目枯槁丑陋,一眼便能看出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青年心思流转,如今已是逃无可逃,只能最后全力相拼以搏得一线生机了。

那些追来者根本不想给白衣青年任何机会,冲上来便是全力出手。

对他们来说,再毒再狠的手段都勾不起他们心中丝毫的妇人之仁,他们这些杀人如麻的恶人,只知道一件事–不择手段除掉一切潜在威胁以绝后患!

……

随着双方的交手,一时间,天空处处神光闪耀,虚空震颤,空间碎片四处崩裂开,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已经交手了数百回合。

周遭山河崩碎,生机灭绝,这等威能和破坏力实在令人心悸,根本不是那些凡人和普通修士能比得了,别人见了也只能感叹他们该是天上的神仙或大能之人?

战斗焦灼了一会儿,白衣男子全力一剑横斩而出,硬抗了为首的三位灰袍人合力一击,能量的余波把四人都逼退了开。

周围其他灰衣人实力本就远不如四人,经过这一击余波震荡,个个后退间脸色惨白惊惧。

只见白衣青年飘退间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步履蹒跚间踏着虚空退后,划过数万丈的长空才得已站稳,几乎都要不能浮于空中。

不得已拄着黑色神剑来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原本就因重伤而发白的脸色也变得更无血色。

想到今日在劫难逃,不再迟疑,白衣青年藏于衣袖的左手一颤,青蓝灵气蕴于手指。

挥手间,身侧划过的空间就裂开了一道旁人并未察觉的细小空间缝隙,翻手将一道蓝光悄无声息的打入了虚空中。

做完这些,他抬手以袖口抹去了嘴角溢出的缕缕神血。

稍稍调整了有些颤抖的道心,此时的他再不见先前被三位灰袍人逼迫得连连后退的颓败。

眼神中却多出了一缕无惧生死的威势,视线重新望向一众灰袍身影,让对面灰袍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忌惮。

此人本就比他们为首的三人低一个境界,却让一众人无可奈何,反而越打越让人心慌,这等战力和天赋着实恐怖。

若此次不将其抹杀,错失了大好机会,来日便更难对付了,一众灰袍人心中凛然。

白衣身影身上的白色神衣早已被血迹浸染成了血红,更是再无一缕仙灵之气,他牙关紧咬,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随即手中-印结翻飞。

霎时间,整片空间中的天地之力随之疯狂聚集而来,源源不断的注入了其体内,但其身体上也突然附着了许多细小的白色火苗。

看到这个情景,远处为首的灰袍人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煞白,急忙带领一众灰袍人全力出手欲要阻止那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以禁术换取了短暂实力大涨,但代价却是肉身的寂灭和灵魂的重创,就算此间得已逃生,没有那逆天神物,怕是也无法再长留于世。

若是完整的灵魂还可以依靠强大的修为境界脱离躯壳生存,可他如今剩下一缕残破的灵魂,纵是修为再高高不过界面,也无法敌过一界规则,只得慢慢消散于天地间。

看着一道道灵气攻击朝自己飞来,白衣男子神色越加肃穆,怒喝了一声。

小火星在不断燃烧,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强盛,随即他腾空而起,手中的剑朝着下方一剑斜斩而出。

只一瞬间,一道足有万丈大的红色剑光顷刻间飞驰而过,巨大的轰鸣声让空间都不稳,一道道虚空碎裂,混乱的空间风暴从其中撕扯而出。

还是没能阻止他,一众灰袍人大惊,纷纷用出全身解数来抵挡这一惊天的一剑。

这一剑引得天道震颤,绝不是这些人能够轻易抵挡的。一剑过后,空间裂隙久久不能愈合。

随着血雾飘散间,那气势汹汹的灰袍人也只剩为首三人中的两人还颤颤巍巍的站着。

这两人在方才那一剑下已然重创,一人缺了一只胳膊,一人胸口一道豁大的裂痕,甚至可见其内脏腑,一身血迹,衣衫碎裂。

还有一灰衣首领眉心一道血痕躺在不远处已然身死,可其他修为低下的人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皆是灰也不剩。

白衣男子手中神剑轻轻颤动,低头看了看自己已被白色火苗侵蚀得虚幻的身体,暗道可惜。

如今那两人虽是重创,却尚有余力,但自己这禁忌之术得来的力量即将耗尽,这可完全无法再与两人抗衡了。

但要他将手中之物和这条命交到这等人手中,他可是不甘心,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灰袍两人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了,自是不会放过此等将白衣青年击杀于此地的大好时机。

看着那两人身影在虚空中朝自己闪烁而来,白衣男子心中一狠,对敌是必死,用那方法大概率也是死,却不是绝对的。

何不去寻那万千之一分的生机,倘若命中有幸真得已存活,他日再回来讨这份血债不迟!

心中想定,不再迟疑,白衣青年随即转身,灵魂之体一手握剑,一手托出一盏古朴圆盘,圆盘金光溢彩,符文遍布,只一出现便引得天地灵气混乱。

将圆盘一掌虚推向前,只见圆盘刹时绽放出万丈金红色光芒,听其一声轻喝。

一剑掠过长空,那圆盘上的点点金红星光一时间尽皆疯狂的涌向那道青蓝剑光,将那虚空划出了一道数丈长宽的裂缝。

其内隐约可见一条浩荡的黑色河水包裹着点点金光,这河水气势巍然,至高圣洁,让人心神巨颤。

其中气势渗出丝丝缕缕,纵是那两名残存的灰袍人也不禁大骇,不敢再靠近分毫,生怕那威压将他们瞬间撵成飞灰。

白衣身影打开了裂缝,目光森然望了身后那两人一眼,似是要将他们刻在灵魂深处。

随后转身毅然的带着黑色剑光闪进了那裂缝中。

远处疾驰而来的两人,回过神来看向那愈合的空间裂缝,脸色苍白。

想来这黑色大河艰险重重,不说那河中的水,如今的这人残破的灵魂怕是连那河外的空间绞杀都撑不过去吧?

念及此子已是必死,还是魂飞魄散,两人却未曾拿到上头要的东西,不由得眸子阴冷,转身化为流光遁走。

片刻后空间微荡,有几人从撕裂的虚空裂缝中走出,当是一众大能者。

其中一二十多岁模样的靓丽红衣女子步下,颤抖的捡起那已经破碎的金色圆盘,紧撰在手心,眉目间满是痛苦,目眦欲裂。

随着这一行人再次转身撕裂空间离去,这片空间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

只有那满地的疮痍上依旧未曾愈合的一道道空间裂缝和混杂的天地之力,昭示着这里曾有过一场恶战。

……

而在离此处数百万里之外的一处亭阁中。

一正在冥思打坐的十八九岁模样靓丽少女突然朝身旁空间伸手轻挥,只见空间中一道蓝光跃入其手中。

少女微微一笑,伸手拂过蓝光,蓝光就化作几行字迹映在了空中。

然而看到这信的内容,其刚端起欲饮的茶杯却跌落在了桌上,茶水倾撒而出。

玉指轻颤着,两行血泪自眼眶中涌出,玉手紧撰着,指甲深深嵌入血肉中,似乎也感觉不到疼痛。

“长宇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谨遵你的遗志,但要我如此放弃,我做不到,我必定会查清此事,纵是花费一生,也要灭了那仇敌,还你一个公道!”

少女双目绯红,皓齿轻咬着朱唇,目光逐渐坚定……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