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瑕(海暮山晓)最新章节_仙瑕正文无弹窗阅读

阳关路,独木桥。浑金璞玉,瑕瑜难料。
千岩秀,万壑流。此去天道,孤心桀骜。

仙瑕连载中

作者:海暮山晓

更新时间:2022/06/28 14:06

仙瑕最新章节:第一章 夺玉符不意获机缘(上)

夕阳将落,天边火红的流霞与山丘顶端盛放的杜鹃花连成了一片,道路两旁的树木被傍晚的风吹得沙沙直响,在残阳里摇碎了一地斑驳的影子。

林间小路上传来辘辘的木轮滚过的声音。没一会儿,一头瘦骡子拉着一辆旧板车吱吱嘎嘎缓缓地驶了过来。

车上斜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眉目俊秀,一身旧衣掩不住年少英气。他的手里扬着一根细鞭,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发出啪啪的脆响声。

远远的,迎面跑来另一人,跑得挺急,脚下跟着一小溜扬起的尘土,未及到跟前便早已吆喝开了:“景尘!景尘!停下,快停下!”

叫景尘的少年喝停了本就缓慢的骡子车,坐在车板上脚一翘一翘的,向着来人笑道:“郑仁,你跑什么,何事那么着急?”

那来人与景尘年若相仿,也同是眉清目秀,身姿细瘦挺拔。这两个孩子从小一同长大,可谓是无话不谈的兄弟。

郑仁跑到对方跟前儿,扶住那旧板车气喘吁吁,“景尘,你干嘛去了?我找了你一下午!”

“我能上哪去?我爹昨天采药时崴伤了脚,我替他去镇里给药铺送货去了,一大早就走的。你去我家,我爹没告诉你?”

“你爹喝多了,‘不省人事’,我跟他说得着么?”郑仁撇撇嘴,“话说,你爹一年能崴伤个二十几回,我看他根本就是想让你去。自个儿在家喝酒歇着多清闲呐。嗐,跟我爹一个样儿。”

“快别说了,这不都应该的么。”景尘说道,“诶,你还没说,你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儿呢?”

郑仁猛地拍了下大腿,“都怪你打岔,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说着,朝景尘身边凑了过去,压低声道,“听说了没?参华剑宗要来招收外门弟子,过几天就派人到镇上。到时就可以前去参加选拔了!”他的眼里闪着光,言辞当中尽是掩示不掉的兴奋之意。

景尘一惊,“秋崇山上那个剑仙大派?”

“还有哪个敢叫这名字?”

“来咱们这儿?”

“对呀!近水楼台了不是?”

参华剑宗。据传其开山祖师葛丘崇天赋异禀、修为不凡,一生屡历奇遇,终获大机缘,得一柄上古神兵——参华剑。此剑乃是上古大能采参宿华光炼制,故得此名。葛祖师爷曾凭其威能一剑光耀十四州,在修真界为自己争得了尊崇地位。而后,葛丘崇祖师寻觅仙山,开宗立派,这才有了后来的参华剑宗。

村镇里,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刚能开口的孩童,没人不知道这典故。

景尘用手中细鞭的柄头刮了刮下巴,问道:“你要去啊?”

“谁不想去啊?十年才这么一回!上回来的时候咱俩还穿开裆裤呢。我说什么都得去!不光我去,你也得陪我一块儿!”郑仁拿胳膊肘戳了戳他,“我可听说了,连四愣和三豁子他们都要去凑热闹。咱俩不比他们强?”

“瞧你那样儿。”景尘耸耸肩,不以为意,“那就算选上了,也不过是个外门弟子,何时能混出头啊?”

郑仁瞪了他一眼,“真没出息。外门弟子怎么着?这不是个大好契机么?”他拍胸脯拍得乓乓响,“就凭兄弟我这天资、这聪明才智,拜师入门那还不是早早晚晚的事?还愁什么?”

见景尘还是不以为意,郑仁接着絮叨:“怎么样?陪我一块去吧!你不在,兄弟我还真有点紧张。就凭咱们读的那几本书可考不了状元,难道你想一辈子在市集上贩药啊?”

那当然是不想!景尘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清楚得很。虽说父母在、不远行,可沃野镇就在秋崇山脚下,这里的少年郎哪一个不是从小眼巴巴望着秋崇山长大的?虽然没见着过,但他们打小就仰慕那些御剑飞行的剑仙,渴盼自己有一天也能冯虚御风,遨游天地。何其自在!

“行!”景尘当即不再犹豫,一口答应。

“这就对了!”郑仁高兴地拍了拍景尘的肩膀,一屁股蹿上他的板车,呼喝着,赶着骡子远去了。

到了当天,景尘终于明白郑仁为什么会说紧张。

秋崇山脚下熙熙攘攘,各地赶来的车马络绎不绝。来参选的人多不胜数,有本地和附近的青年才俊,也有大老远特意赶来的各方精英翘楚,还有武林门派或世家选送的弟子。

当然,也还少不了仅仅为了凑热闹、套关系的各路人精,甚至还有售货贩卖的小商小贩。各色人士从山脚一直排到镇中心,到处都是人流,热闹非常。

这两个镇郊小村里体貌不凡的少年郎到了这里简直不值一提。与大多数人的光鲜相比,他们俩就成了两只灰扑扑的蛾子,毫不起眼了。

景尘倒并不十分在意。可郑仁却揣着一百个不服气,忿忿地说道:“至于嘛,招个外门弟子而已,那些武林世家的公子少爷也要来掺上一脚,跟咱们争名额,吃得起这份苦嘛。”

景尘刚要说话,身后一个声音充满了鄙夷的口气:“你这消息也忒不灵通了。公子少爷哪用得着和你们这群乡巴佬争名额?人家是来参选内门弟子的。”

两人回过头看去,见一个小胖子,一身华服,十分的体面,竟然是镇里胡员外的胖儿子——胡俊杰。

“呦呵。”景尘来了脾气,“胡小胖,敢骂我们是乡巴佬,忘了小时候被我俩追着打的事了?”说罢,举起拳头朝那人比划了一下。

胡俊杰吓得一缩脖,噔噔退了两大步,却仍是嘴硬:“那、那都啥时候的事了。现在我可不怕你们。”

“行行行,都过去了。咱可都是一个镇的好哥们儿。”景尘反应快,上来揽了他的脖子,“那你给兄弟说说,这什么内门外门的弟子,乱七八糟的,到底是怎么个招法?”

胡俊杰听他问起,得意道:“既然小尘哥问了,那我就给你们讲讲,省得你们俩瞎白忙活一场。”

三个小脑袋凑到一块堆儿,胡俊杰在周围的吵嚷声中接着说道:“这参华剑宗呀,十年一度招收弟子不假。可各地赶来参加选拔的人实在众多,资质又相差甚远,符合人家条件的毕竟是少数。仙门大派嘛,地位尊崇,自有其气度,当然要给足各方人士面子,谁来了都得给机会照一面不是?可要是真这么选,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于是就借着招收外门弟子的幌子,叫先挂个名儿,就说是锻炼锻炼体魄心性,然后再从中择优招入内门。”

另两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胡俊杰继续道:“但你想啊,那外门弟子能有什么前途?进了门派也不过就是扫扫地、抹抹灰、打打杂而已,能脱颖而出的,还不就是星崩的那么几个么?而且指不定得耗到什么年头。所以呀,招的也大多就是你们这些乡——”见景尘瞪过来这一眼挺凶,“巴佬”两个字又咽回了肚子里。

“但你们准定不晓得,各方的凡人武林大派和世家纵横多年,自然有其本领,与这仙门当中职管招选弟子的各位主事也都多有来往,所选送的又大多都是人中龙凤,谁还闲着没事儿走那过场啊?”

听胡俊杰这么一说,郑仁不禁大失所望。这胡小胖的话虽难听,但说的并没有错,他们不过是镇郊小村的少年,没门路没后台,没有人替他们说话,即使成为了外门弟子,也很难得到重视,恐怕一辈子也是爬不上去的。当初的信心满满不由得烟消云散。

景尘见郑仁失望,有些不落忍。他想了想,向胡俊杰说道:“小胖,你知道得这么清楚,你有门路?”

胡俊杰正等着这问题,得意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剑形的玉符。此物通体洁白无瑕,闪着冷冷却润泽的玉光。

“瞧见没有?这个是招选主事下发的内门弟子选拔令符。有了这个,就可直接参选内门弟子,不用和你们一起挤破脑袋了。”

景尘眼疾手快,一把给抢了过来,“算你孝敬兄弟的了。”甩手扔给了郑仁。后者接过,麻利地揣进了衣袋里。配合默契。

“别呀别呀!”胡俊杰胖脸上的肉顿时挤到了一块儿,伸手欲抢回来,却哪里争得过那两人,“这可是我那位给镇长当老丈人的表舅爷爷托镇长大人向仙门主事求来的,刚到我手里,还没焐热乎呢。我和表弟一人就一枚,等会他过来就得交给他。没有多余的了。”说完猛地一捂嘴。

景尘给气乐了,“这么说还有一个?”一伸手,“拿来!”

“没了没了!”胡俊杰嚷嚷着,捂紧自己的口袋,“你们把我表弟的抢了去,他爹不会放过你们!”

郑仁站在景尘的身后,探着头笑道:“你表弟比你还肥!你们俩当什么内门弟子啊?先到外门打打杂,还能去去你们俩身上的膘!另一个也拿来!”说着还要上去抢。

“不行不行。都给了你们,我爹非揍死我不可。”胡俊杰噘着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算了。”景尘拉住郑仁,“别难为他了。”

胡俊杰怕他俩把另一个玉符再抢去,趁这工夫赶忙一溜烟跑掉了。跑回同他一起来的家丁身边。

“那、那这个——”郑仁踌躇,“你抢来的,你拿着。”他将玉符掏出来递到景尘面前。

景尘抬手给推了回去,“你留着吧,跟我还客气。有了这个,你入选内门弟子的机会就能大些。”

“好兄弟,那你怎么办啊?”

“别着急,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